当前位置:主页 > 教育 > 正文

夭折的“回炉班”,是作秀还是探索?

网络整理 2019-07-13 02:00

“如果打分,我会给回炉班打零分。”“我不想谈这个事情,我现在就是个普通老百姓。”“这个事情对我的家人、生活影响很大。”

事过两年,争议依旧,在旬阳当地谈及“回炉”,仍然是一个“烧脑”话题。曾经被标榜“基层治吏样板间”的“干部回炉班”,也因遇到了种种现实困难而在举办第一期后,夭折了。

2017年,陕西原旬阳国土局党组班子因长期不团结,内耗大等问题被集体免职。有人拍手称快,基层问责“快狠猛”,是一次大胆尝试;有人质疑作秀,批评问责欠缺“准头”。基层治理,历来错综复杂,一次尝试需经时间淬火,效果检验。

曾经被寄予厚望,以期在基层推广的“回炉班”究竟如何?回炉的干部,是否真的“重生”?为何在一期之后戛然而止?

回炉:重生,还是断崖?

在采访过程中,记者明显感受到当地干部在谈到回炉班时的“防备”态度,有人暗示,“进了那个地方,政治生涯基本结束,并不会再有前途。”

多番联系后,记者才见到了原旬阳县国土局局长李锋。从“一把手”掌舵全局,到基层被指派任务,面对落差极大的岗位调整,这位别人口的“硬派”局长见到记者时,有些尴尬。

在接管国土局之前,他便听说过这个班子是个难管的“硬茬儿”,红头文件当欠条、农民工挂历讨薪、购置超标车......几乎无人愿趟这滩“浑水”。2015年,素有“救火队长”之称的李锋接受任命,但2年的管理却差强人意,不仅乱象未除,李锋自己也负面不断。2017年,随着陕西全省从严治吏的发条拧紧,问题重重的旬阳国土局领导班子被集体免职,李锋也被一起送到了“回炉班”。

夭折的“回炉班”,是作秀还是探索?

重新学习党史党章、观看专题片、参观革命基地、结业考试、签订承诺书......“回炉锻造”之后,李锋和另外3名原党组成员调离国土系统,安排至基层岗位。如今,李锋在旬阳县委督查室负责扶贫督查工作,虽然身份的转变造成了心理的落差,但他表示,“现在深入基层工作,让我更脚踏实地。”

与李锋同期“回炉”的还有高波,继续留任原岗的他,乐观坦然了许多。“组织把我继续留下,就是对我的信任和肯定,我就要比原先更加努力负责。”在国土系统工作32年的高波,刚升任党组成员后不久,就遇上了“集体免职”事件,牵涉甚少的高波面对这场风暴选择坦然接受改造。在回炉班的结业考试中,高波以第二名的成绩顺利“毕业”,和其他2名原党组成员回到原先工作岗位,不再担任党组成员职务。

华军.gif

记者从回炉干部的领导和同事的口中得知,大部分“问题干部”都有一定提升,能迅速投入工作,对他们的评价也颇高。但并非每个问题干部一朝“回炉”就能锻造得“炉火纯青”,最终能否“淬火成金”,关键还在干部自身。

在采访中,有些干部表明,“回炉班”虽然初心为治吏,但在现实操作中,“能上能下”的机制在基层的着陆还是有些差距,“基本上不会再被重用,毕竟是问题干部。”明显的抵触,甚至谈及而色变,是采访中最突出的表现。

“回炉班”潦草收场?

对于回炉班,一些干部有了思想包袱,他们认为“回炉”不仅会丢面子,还会被打上负面标签,政治生涯就结束了。

“不想谈及这个问题”、“这个事之后就不愿与人接触了”、“现在我不想再去担任任何的领导职务”、“我已经被贴上了这样一个标签还谈什么前途”......

不想说.gif

显然,干部“召回”引起了大反应,说明造成了压力,带来了杀伤力。“换个角度看,这些干部爱面子也是好事,说明他们还有自尊心。”陕西省社科院政治与法律研究所副所长陈波解释道。不知耻,则不知勇,不明差距,则不知奋进方向。抓住干部的这种心理,倒逼其正视自身存在的突出问题,然后有针对性地开展培训,实现“缺什么补什么”的最佳目的。

但实操过程,困难重重。记者了解到,至今,旬阳干部“回炉班”仅开办一期便无疾而终。

“第一期办完后,影响比较大,我们也想继续办,但是在后续的回炉班人选上遇到了困难。”邹世海道出了困境。两年来,“回炉班”门庭冷落,旬阳依靠各级党组主动上报入班人员名单,都一无所获。